自5月1日以来,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挫。

  截至记者发稿,布伦特油价为70.45美元/桶,盘中一度跌至69.6美元/桶,相较5月1日的72.18美元下跌超过3%。没有豁免的伊朗制裁和持续升温的委内瑞拉危机,都没有能力将油价挽回。

  尽管整体走势向下,每个交易日盘中,和不同交易日的收盘价格,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波动迹象。但因为供给的基本面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变化,因此可见,情绪对原油的价格影响明显。

  从2018年初至今,油价从50美元升至目前的70美元左右,上涨幅度已经接近40%,许多基金都赚得盆满钵满,到了该见好就收的时候。“许多基金选择获利平仓,也可以看到期货头寸是在往下走的。”一位业内央企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  接下来,对于原油市场来说,最为重要的事件就是6月份的OPEC+会议。在会上,全球主要产油国将依据目前的供需基本面,决定减产协议是否持续。因此,厘清目前的全球供需结构,有助于理解未来的市场走势。

  供给平稳充裕

 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:伊朗制裁落地后,原油供应的基本面并没有立即转向供不应求。俄罗斯、沙特等国,都在加足马力生产,以保证市场对于伊朗中断供应后的中重质原油的市场缺口。

  许多市场信号也表明,目前原油的供给相对平稳。

  最新的美国库存显示,尽管当周美国全国原油库存减少396万桶,但是库存总额依然处于高位,接近2017年9月的水平;依据OECD国家原油库存数据,目前的水平接近五年均值。

  也就是说,供给和需求正在朝着一个平衡点迈进。不过,按照特朗普屡次公开表达的诉求,他并不认为目前的油价保持在合理位置,按照他的要求,沙特等国将会提升产量,以弥补市场上伊朗原油的缺失。

  而以沙特为代表的产油国们,似乎并不愿意看到油价如去年那样一泻千里。2018年10月,因意外的伊朗制裁豁免,国际原油价格应声下跌,三个月跌幅近40%。

  同时,沙特国内依然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压力:油价必须保持在90美元/桶以上,沙特的财政才能保持盈亏平衡。

  “一个可能的协议,是在目前超过150%的减产协议执行度上,调整为100%。”上述央企人士表示,“这样做的结果,明面上减产协议还在保持,不会造成破坏性影响;实际上等于变相增产。”

  下游需求萎靡

  从需求来看,表面上看似乎一片祥和。

  全球方面,IEA在年初预计,2019年的原油需求量将增加140万桶/日,保持较大幅度的增长;国内,刚刚公布的4月原油进口数据显示,凭借1068万桶/日的进口水平,中国几乎打破美国尘封14年的记录,成为人类有史以来单月原油进口量最多的国家。

  但是,在原油进口后的下游炼化加工方面,刚刚过去的一季度可以说是一片哀鸿。

  中石化今年一季度的炼油板块净利润114.8亿元人民币,和去年相比下降超70亿元,降幅高达38%;埃克森美孚则直接录得亏损2.56亿美元,和去年9.4亿美元的利润相比天差地别,平均每天就要亏400多万美元。

  众所周知,往往在原油价格下降的时候,炼油业务将会为石油巨头们提供一个保护网,防止业绩快速下滑,但事实告诉我们,目前全球原油下游行业出现了问题。

  “从中国的角度来看,去年一季度我们购买中东原油是有折扣的,但是今年重油供应紧张,一下子贴水就涨了两三美元,这对中石化这种企业来说可能是非常不利的消息。”上述央企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而这样的市场状况,随着伊朗制裁的继续进行,似乎不会得到改变;同时,成品油等消费市场的低迷,也让未来相关企业承受巨大的销售压力。

  “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个现象。”一位长期观察原油市场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“包括中国,今年尽管进口了很多原油,但是成品油消费量增速并不明显,炼化业务面临严重的压力。”

  他认为,随着未来石化行业的业绩下滑信号更加明显,对原油的具体需求将会慢慢调低:这终将会影响到对供需整体的预估,也会影响油价。

汽车行业遭遇“至暗时刻” 国内车企如何突围?

  5月9日,汽车行业龙头上汽集团(25.6400.090.35%)披露最新产销数据显示,1至4月累计产量为198.03万辆,同比下滑19.61%;1至4月累计销量为198.98万辆,同比下降16.8%。5月9日收盘,上汽集团股价报收于25.55元/股,下跌1.47%。

  据了解,去年在行业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,上汽集团的销量仍能实现逆势增长,而今年该公司出现了“合资与自主均下滑”的格局,这一情况较为罕见。与此对应的是,整个汽车行业的乘用车板块今年以来仍处在负增长格局下,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,今年1~3月,我国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522.7万辆和526.3万辆,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12.4%和13.7%。

  对此,上汽集团也在寻找结构性机会。上汽集团公告称,公司新能源汽车还保持增长,1至4月累计同比增长90.2%;另外,公司加大了对海外市场的拓展力度,1至4月海外销量接近9万辆,同比增长16%。

  行业“至暗时刻”

  上汽集团日前披露产销数据显示,4月份公司汽车产销量分别为45.6万辆、45.68万辆,同比均出现下滑;1至4月累计产量为198.03万辆,同比下滑19.61%;1至4月累计销量为198.98万辆,同比下降16.8%。

  从4月份产销数据看,上汽集团旗下汽车业务单元中,除了正大1~4月销量实现27.82%的增长外,上汽大众、上汽通用、上汽通用五菱、上汽乘用车前4个月销量同比分别下降9.21%、16.61%、26.53%、15.36%。

  这意味着,上汽集团4月份延续了今年一季度出现的“合资与自主均下滑”的格局,这一情况较为罕见。数据显示,上汽集团1至3月产销量分别为152.42万辆、153.3万辆,同比分别下降17.96%、15.88%,其中,上汽大众、上汽通用、上汽通用五菱、上汽乘用车这几个支柱品牌一季度销量均出现下降。

  汽车产销的下滑,直接反映在了一季度业绩上,根据上汽集团近日披露的2019年一季报,该公司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960亿元,同比下跌16.54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.5亿元,同比下降15%。

  龙头企业尚且如此,其他整车上市公司,在一季度的日子也不算好过。数据显示,A股25家整车上市公司中,今年一季度,有曙光股份(5.2400.081.55%)、海马汽车、小康股份(13.520-0.09,-0.66%)、力帆股份(6.1100.152.52%)、一汽夏利(4.4900.061.35%)、长安汽车(7.8800.22,2.87%)6家公司出现亏损,另外,剩余19家实现盈利的公司中,有10家公司净利润出现同比下滑。

  其中,长安汽车一季度实现营收160亿元,同比下降20%;一季度亏损20.96亿元,同比由盈转亏。对于业绩的下滑,长安汽车此前总结原因称,公司自主品牌面临结构性调整带来的阵痛;合资品牌处于战略调整的疲软状态;公司在第三次创业、转型升级过程中受内外多重因素影响。

  从整个行业看,今年1~3月,我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633.6万辆和637.2万辆,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9.8%和11.3%。其中,乘用车板块下滑明显,1~3月我国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522.7万辆和526.3万辆,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12.4%和13.7%。

  拓展新能源及海外市场

  与整个汽车行业去年出现的负增长情况相比,上汽集团的产销下滑在今年才开始显现。去年年报数据显示,上汽集团去年实现汽车销量705.17万辆,同比增长1.75%,实现了逆势增长。

  另外,从产销辆、库存数据看,上汽集团去年已经开始“去库存”。与去年705.17万辆的销量相比,去年上汽集团产量为697.79万辆,同比下降0.14%;截至去年末的库存为27.29万辆,同比下降18.4%。

  日前,有车企人士将一季度行情评价为“至暗时刻”,尤其是对中国自主品牌而言。根据中汽协数据,1~3月,中国品牌乘用车共销售218.5万辆,同比下降20.7%,占乘用车销售总量的41.5%,比上年同期下降3.7个百分点。

  那么,车企应该如何度过“至暗时刻”?对此,长安汽车于去年4月对外发布了“第三次创业——创新创业计划”;海马汽车也提出了第四次创业,这些车企的再创业能否带动企业的再次增长,将有待市场和时间的检验。

  实际上,对于前述产销数据,上汽集团表示,公司新能源汽车还保持增长,1至4月累计同比增长90.2%;另外,公司加大了对海外市场的拓展力度,1至4月海外销量接近9万辆,同比增长16%。在2018年,上汽集团海外销量为27.7万辆,保持了国内第一。不久前,上汽集团提出,2019年全年的海外销量目标为35万辆。

  另外,上汽集团在去年年报中提出了几个可以把握的结构性机会,比如随着企业减税降费、个人所得税抵扣等一系列促进消费政策的落地,将有望提振汽车消费需求;国家“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”的推进实施,将进一步加快国三及以下排放车辆的淘汰更新,并带动新能源产品在物流、公交、市政等领域的市场需求。上汽集团表示,旗下部分品牌已经在二季度实现“开门红”,例如,上汽大通MAXUS在4月份业绩表现出色,销量再创新高,实现销售10247辆,同比增长近50%,其中,国内销售同比增长43.85%,海外同比增长幅度达77.53%